典型病例

源自:郑大康复医院

孤独患者:我看到的世界与你不同 ---爱心关注大龄自闭症儿童

他拥有清澈明亮的双眼,却从不与人对视;他拥有干净纯洁的灵魂,却从不与同龄人玩,自我封闭在一个常人所无法探知的梦魇里; 他们仿佛住在遥远的星球上,只在自己的世界里闪烁。我们称他为“星星的孩子”,也就是医学专家所说的——“自闭症患者”。


半月后东东开始写字啦--原来重来没有写过字


在郑大五附院儿童康复医学科见到东东时,他正拿着笔在写汉语拼音和自己的名字。也许听到有人来,他抬起头,脸上也挂着天真可爱的笑容,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眼睛里充满了求知欲,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自闭症患儿。



东东今年14岁了,2岁以前的他,天真可爱、聪明好学。东东的妈妈患有智力低下精神类疾病,勉强有生活自理能力,目前还说不清娘家住址和亲人名字。平常东东爸爸出去打工,家里全靠东东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撑着。虽然家庭贫穷,但尚且能过上温饱的生活。天不作美,2岁以后的东东慢慢的像变了个人似的,不再与任何人玩耍交流、不说话,后来与家人外出,甚至不知紧跟、寻找家人而因此走失。东东爸爸才突然意识到孩子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。多处求医,却未能诊明病情,按儿童精神病吃药治疗也未见好转,加上家庭贫困,索性就放弃了治疗。


    

会和爸爸交流了!


但是不治疗,孩子的症状越来越典型,不说话、不交流,没有危险意识,甚至大小便都不能独立完成,日常还需要专人看护,给原本就贫困、缺乏人手的家庭雪上加霜,不得以今年2月份,东东爸爸借了亲戚朋友、左邻右舍的钱,带着东东辗转来到了郑大五附院,经过一系列的检查,诊断东东为自闭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
画画也不错嘛


就这样,在今年的2月26日,父子俩来到了郑大五附院找到李恩耀教授,李教授详细查询病情后把东东收住院,虽然病人很多,还是在走廊加了张床,并第一时间和省残联联系,为东东争取到了12000元救助款,并向医院媒体争取了多方支持!


刚入院时的东东拿着手机躺在角落独自欣赏


东东爸爸说:“刚到医院的时候,东东到处跑,常常一直待在床底下弄不出来。随地大小便,甚至推开别人的病房门就开始撒尿,一点也不知道避讳人,渴了不管是什么水就喝。”东东虽然有这样的行为,旁边的病友及家长并没有因此而嫌弃他们,而是处处帮助他,捐钱捐物。


对着镜头摆动作


孩子没有换洗衣服,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,儿童康复医学科主任李恩耀看到东东父子只有一身衣服,就从家里拿来了一包衣服给父子两人穿。东东去上音乐课时穿了一双拖鞋,东东的音乐老师二话不说给东东买了一双舒服的运动鞋。尹保奇副教授给乐爸买部智能手机,已方便东东爸爸接受社会爱心人士的网络援助......医院的医生、护士、就连周围的病患都会塞钱给他们父子。虽然数额不大,但能解燃眉之急。


会对着镜头卖萌了


东东治疗了一个疗程20余天之后,病情明显好转。东东开始知道撒尿要去厕所,不再躲在床下,也愿意主动对人微笑,能进行简单交流,有问必答,虽然现在口齿仍不清晰,但东东很认真努力学习说话。他现在甚至比较聪明了,写字、计算、背诗等很多东西,一学就会。


东东的爸爸说:“是我对不起他,耽误了那么多年没有坚持治疗,我对不起他啊!”东东的爸爸忍不住地抽泣。他说:“好不容易在五附院看到了希望,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的。我得治好他,我得治好他。”东东爸爸重复地说着这句话。


请您们多多关照,共同托起明天的太阳


主治医师李志亚大夫说经过治疗,现在的东东,智力已相当于一个5到6岁的孩子,求知欲又特别强,也愿意主动学习,这样更有助于病情的恢复。


自闭症是一个医学名词,又称孤独症,被归类为一种由于神经系统失调导致的发育障碍,其病征包括不正常的社交能力、沟通能力、兴趣和行为模式。这是一个数目不断增加,却不为社会所广泛关注、理解的群体,是个亟待社会关爱的群体。


联合国把每年的4月2日定为“世界自闭症日”,今年世界自闭症日的主题是“实现自主与自决权”,旨在倡导社会重视自闭症的早期筛查、早期诊断、早期干预,同时为自闭症创建平等、宽容的社会融合环境。

主办单位: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 地址:郑州二七区康复前街3号

急救电话:0371-6690 2126/6690 2120 (上班时间) 值班电话:0371-6832 7437/6690 2132 (24小时)

患者咨询